博客网 >

政府抢钱 村民泣血(附图)

 

政府疯狂掠夺,村民抗争无效

 

“他们疯了,疯了!”河北省迁安市迁安镇大王庄村村民痛苦的呐喊,令闻者不禁想到日本鬼子进村扫荡时,搞得村子里人人自危、惊吓、愤懑、悲嚎却又无奈的场景。

 

“公理何在?人民政府的威严和良知在哪?谁害得我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村集体土地一夜之间被征为国有,村庄被划为城市,我们的房屋被强行拆除。”大王庄村村民们血泪般地控诉令人为之动容。中国近年频繁掀起的开发商与政府勾结征地抢钱运动,使每个公民都陷入了流离失所的危险之中,其中尤以农民群体受伤最重。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重庆最牛钉子户吴苹夫妇、江苏宜兴省庄村誓死保护宅基地的农民……而灾难终于在某一天降临到了唐山迁安市迁安镇大王庄村村民身上。

 

2005年,迁安市迁安镇大王庄村村委会未经村民同意,与唐山市宏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唐山市博益房地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签订了“平改楼”工程协议书,协议内容是把村民的房屋全部拆除,让两个公司去搞房地产开发,在他们建成的房产中拿出一小部分给村民住。该村有250多户、1000多口人,可村委会却再次以集体的名义把所有农民强行“代表”了。后来博益公司退出,只剩下在村民看来经济实力不强的宏盛公司。

 

2006年,村委会搞了个民意测试,明明村民们都拒绝签字,结果村委会却散布说:“大多数村民都签了字,按了手印,同意率高达91%。”村民们相互询问,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签过字。有人发现,正在外地当兵的同村村民王征也签了字,让人觉得诧异,事后王征也感到很可笑,自己明明当时在外地,又不会分身术,手印怎么按上去的呢?法律有明文规定,拆迁工程必须在被拆迁人中签字同意率达到90%以上才准予动工,那么是谁伪造了91%这个数字?

 

2007年,唐山市宏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声称要对大王庄村进行拆迁,面对村民的质询,却拒不出示拆迁许可证等有关法律要件。市政府、镇政府、村委会与开发商合伙压制村民,村民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进京上访。可是相信“北京”能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村民却再次遭受严重打击,上访的村民很快被抓回本地,当地政府扬言:“你们这些刁民,是扰乱秩序,妨碍公务!”“谁不让拆,就把谁判刑,让谁坐大牢!”

 

黑社会化的手段,使村民备受折磨

 

村民流泪控诉:“经常有人到村里砸玻璃,贴纸条,写条幅,拆房子,村里人都被吓怕了,有的人甚至精神了问题,看到他们来就吓的魂不附体,连门都不敢开!”

 

大王庄村村委会为对付村民可谓耍尽伎俩,对村民威逼利诱。谁家拒绝拆迁,当地政府就利用特权给谁家捣乱,比如迫使单位将其开除,或调离原籍,甚至无耻地禁止村民去上班而强行要求村民天天来村委会报道,接受“思想改造”。某村民早于多年前嫁到外村,谁知却被镇政府强行遣返大王庄村村委会报道,并被要挟去给娘家做疏通工作,否则不让回家上班。很多村民在这种逼迫下,违心地同意了拆迁。

提起政府明目张胆的恶霸行径,村民王兴学就气得浑身冒火,他激动地说:“我真想跟他们拼命。”2008年,春节刚过不久,王兴学一家却一点没有过节的高兴劲。226号这天是个噩梦,王兴学的女儿和老母亲正呆在家里,突然闯进一伙人将老人、孩子强行拖出房屋,轰轰的铲车就开始动起来拆房。屋里没来得及收拾的物品被毁无余。事后,王兴学质问是谁组织拆的他家三层楼,怎么没有任何手续,来拆房的一伙人拒不告诉来自什么单位。他知道实际上市政府、镇政府、警察、村委会全部勾结起来,都参与了这次毁民屋占民地的强盗行动。

 

当他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我们所有人都该站出来抵抗,因为某天同样的灾难也会临到你身上。如果一个王兴学的公民权利得不到有效保护,那么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受害者。

 

村民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2008年初,大王庄村200多户已被拆过半,已建成10栋楼,却迟迟不准村民回迁入住;还剩下50多户在坚守阵地,最终他们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全权负责此案的北京市农权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表示:“本所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了诸如四川、浙江、天津、河北、福建等地的拆迁难题,实现了双赢。当然,也有开发商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协商没有诚意,要么就是只要求农民(被拆迁人)让步,为自己的非法拆迁进行辩解,或者干脆希望通过给律师好处的办法让律师罢手,这两种做法是行不通的。”

 

邢建民,迁安市政府法律顾问,大王庄村“平改楼”拆迁工程工作组组长,代表政府与村民代理律师谈判。但邢建民借助权势,很是嚣张跋扈,公开放言:“政府说你是违章建筑,你就是违章建筑,说要拆你,谁也拦不住。政府就是要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序幕,来促拆合法建筑。”一个披着法律外衣的政府代言人,指挥着当地公安局副局长、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院长、拆迁办主任肆意对村民进行恐吓威慑,扬言只要是他们看不上眼的、有碍观瞻的,他们都能一声令下想拆谁就拆谁!面对村民代理律师的到来,邢建民依然一副“我是师爷,我怕谁”的嘴脸,声称与国家司法部某某很熟,言外之意:你们是斗不过强大的我们的!是谁赋予了公职人员如此的“权势”?

 

当一个公民站出来对抗一架庞大的国家机器时,公民总是在力量上处于劣势,尽管他有道义上的优势。政府总是有诸多理由假公器之名无视公民的财产权、居住权甚至生命权。是谁在叫嚣:“你们上访就要被抓!”“你们打官司也捞不到好果子吃!”

 

时评家童大焕指出:“法律不会、也不该因为谁的势力强、谁的财富多、谁的权力大就偏向谁。在法律那里,一分钱的权利和十亿元的权利同样受保护;无权力者的权利和权钱在握者的权利一样受保护。这就是平等。协商的前提条件就是这个平等。”

 

哈耶克说过,“哪里没有财产权,哪里就没有正义。”新《物权法》开始执行了,可是它真的能令通往正义之路变得平坦吗?当官的必须摒弃政府说了算的观念,因为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样重要。

 

失去理智的政府和开发商为金钱利益而不择手段,受征地之苦的广大农民却无处伸冤。“两会”来临之际,迁安市政府、镇政府还在为一己之私不顾民众财产利益行特权之恶,这种不谐之音不会破坏“两会”的和谐旋律吗?黑暗总该得到正义的审判吧!

 

村民维权代表:

王兴学   电话:13933310494

 

村委会主任:13513256575

拆迁主任小组组长:13503157003

拆迁办主任:13832910768

 

政府法律顾问:

邢建民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城花园街 电话: 13503157103  0315-7613398

 

(正在被强拆的王兴学家)

(强拆现场)

(难过的村民)

(哭诉的村民)

(愤怒激动的村民)

(被强拆的平房,看上去还很新)

(无助的村民)

<< 过客(小说) / 病态价值取向凸显社会危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